爽報|Sharp Daily

【電癮】毒梟:魔幻失效時

▲真實故事改編的毒梟,帶領群眾進入到南美毒品的不可思議的場域中。

  南美洲因為長期處於殖民地的壓迫,有著痛苦、殘破血腥的歷史,卻又在這殖民文化中悄悄揉合了自我民族的熱情與驕傲,產生了眾所皆知的魔幻寫實主義。在這種主義下的藝術作品,有著紀實的風格,同時在故事轉折處又參雜了不可思議的神祕元素。Netflix自產的影集《毒梟》(Narcos)在第一季的一開始,就先把魔幻寫實主義拿來當作引子,讓大家知道發上在這片土地上的事情,雖然如此不真實卻絕對是真真確確地存在著。尤其是主角─ Pablo Escorbar,更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

  在台灣,我們可能很難想像一個毒梟,竟能野心勃勃地把非法製毒化整成一個不可撼動的事業帝國。甚至可以囂張地為所欲為,暗殺總統候選人、教唆恐怖攻擊,而還有一整個城市的人愛他。

(或許也很容易想像啦,尤其是看看那精美的消波塊)

 

  在故事裡,Pablo的行徑膽大囂張,卻又能精準抓住時間點擴張版圖,眼光更甚投資客。對於他故鄉麥德林的貧民來說,從平民崛起成為當年富比世雜誌排行第四富有的有錢人,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傳奇故事?而對於在螢幕前的觀眾來說,這些看似誇張的行徑,卻是他真實的生活足跡,何嘗不是魔術般的幻覺?於是影集的那一開頭的魔幻寫實主義開場白,為了這部影集下了完美註解,也讓他增色許多。

 

  但是影集本身卻跟Pablo本身一樣犯下了一個錯:見好就收。  

  兩季的故事把Pablo的故事切割成兩部分:前半段他意氣風發,後半段則是描述六大門派如何圍攻光明頂的悽慘落魄。問題出在後半段,由於重點在於他如何在大教堂逃出後,眾叛親離導致最終的結局;同時也讓他圍繞在身上的魔幻寫實主義氛圍逐漸消逝,而轉變成中年男子對於現實生活無奈的喃喃細語。

  故事沒有了魔幻味道,第二季劇情讓Pablo像虎落平陽被犬欺,卻又找不到能夠反擊的反擊點,也讓螢幕前面的觀眾多了一種鬱鬱寡歡的感覺。雖然我們早就知道結局,也透過第二季的劇情深切感受到他的感情與無奈;但仍希望能夠看到魔法能出現在這不法之徒身上,畢竟這是為何觀眾持續觀看的理由。

  或許在架構上的考量,讓Pablo的故事不得不變成這樣的手法,以便第三季界下去描述卡利販毒集團時,能夠更加的方便。但我仍然覺得兩季的劇情,仍可以濃縮成大約13-15集的時間來講訴──讓劇情轉折中,還保有魔幻寫實的味道。就以整體來說,第二季仍在相當高的水準。只不過在過了第一季的漂亮一擊,我們難免或過於期待,接下來會推出什麼新的菜色。而如今Pablo的故事告一段落,我對於《毒梟》的製作團隊仍保有相當大的熱忱,期待他們能給我煥然一新的不同感受。
 

 

本名賴坤猷,興趣是在電影裡找尋出與真實人生相關的情感連結。認為寫文字影評不是專屬於文青的專利,只端看自己能不能找出屬於自己的觀點罷了。

比起寫影評,其實更擅長的是發廢文。

 

昔日電癮

 

 

梵谷:星空之謎 美不勝收

 

花火:寂靜的暴力

 

回到最上面
回到最上面